欢迎访问:CaoPorn-超碰在线视频_超碰在线免费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皇后与子辛

皇后与子辛

公元前1062年,商朝王储发生了巨变,商朝太子子启在东鲁的太和城与东鲁伯侯姜恒飞遇刺身亡。与此同时在朝歌的二王子忽然发疯起来。帝已也因此身体不适,驾崩于病床上。

  三王子子幸与国师闻仲率朝歌大军大败哈鹿十万蛮军,并且子幸在三军前一回便斩杀了猿生的得力大将哈鹿。一战成名,军士士气由此大增大军,将猿生从边城赶出中原。本欲带兵直捣黄龙,朝歌里传来巨变的消息,子幸不得已班师回朝。

  直至公元前1062年10月16岁子幸登基为商的新王,也是大家都知道的商朝最后一个皇帝纣王。于母命娶表姐姜宁为原配,赐封为皇后掌管着后宫。

  登基之日大封群臣,并且颁布新令大赦天下。普天同庆,一洗先王驾崩之悲悼之情。

  匆忙登基为帝的子幸,为了稳定军心命好友黄飞虎为北伐大将军,率兵二十万继续讨伐猿生,以定北方之乱。闻仲驱兵与南方以助南伯侯抵抗南蛮。赐封表哥姜雨楚为东伯侯统帅东鲁大小诸侯。封西伯侯大儿子进朝歌为官实为人质。在于明间颁布新令,天下百姓丰衣足实。

  子幸以其超人的智力胆识,在短短的一年内令四方诸侯不敢乱动,基本上粉碎了各路诸侯的野心,新的大商王朝再次在中华大地上崛起。

  1060年纣王北伐亲征归来,至此终于直捣猿生老窝。朝歌文武百姓张灯结彩以欢迎纣王回师。

  在祥和太平的另一面,黑暗的角落里传来怨毒的诅咒。诅咒将会灵验么,将会让太平盛世的大商帝国覆灭么,我们将拭目以待。

  商朝大军凯旋回朝,皇后姜宁率三宫宾妃迎接纣王。子幸远征归来,见到爱妻带着三宫迎接,连忙大步上前牵着皇后与西宫娘娘的手并步齐走,心下十分快慰。想如今大商北方心腹大患以除,黎民百姓得以安想太平了。

  见到纣王的的威严,众臣连忙跪下齐声呼唤:“恭喜吾王凯旋回师,愿吾王万岁,万万岁。”

  纣王登上宝座,中西宫娘娘分别坐在左右。文臣武将两边就坐。鼓乐齐鸣,大殿上开始了歌舞助兴,群臣们酒宴见把酒言欢,舞女窈窕的身段,跳着迷人的舞步,那些久在杀场的武夫都看得口水直流。酒过三巡后还有甚者竟然和着舞女共舞,后来按耐不住抱住一位舞女强吻起来。顿时众舞女吓的四处逃穿。

  其他武将连忙将喝酒乱性的武将按住,等待着大王的发落。被冷水泼醒的武将想起酒后失态吓得浑身哆嗦,心想今天是玩完了。

  一同北伐的纣王心知武将们终日沙场上撕杀,难得体会女人的柔情密义。心下决定后,朗朗大笑起来:“将那位将军放开。”接着看着那位被抱的舞女,说道:“你去给那位将军倒酒,难得那位战场英雄懂得你的美丽。”

  大殿上本以为纣王会以雷霆之怒斩杀犯天威之人,没想到纣王竟然要那舞女敬酒。

  那位犯事的将军,连忙跪下:“大王罪将该死,在酒宴之上冒犯天威。在下就是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将军日夜沙场撕杀,为的就是保我大商子民的安居乐业。我怎么可以因为这点小事就将一位保家为国的英雄斩了。”

  纣王缓步走下王坐,将那将军搀扶起来。天子亲自扶起以罪之臣,令的在坐将军们热血沸腾。

  那名武将见大王如此对待自己心下惭愧万分,加上感激之情已然铁汉流泪。

  子幸热泪满面。纣王问道:“将军今年多大了,可有妻室。”

  见纣王问话怎敢怠慢,连忙秉道:“大王小将今年30了,还未娶妻。”

  子幸闻言连忙自责道:“孤家今年18岁就有三宫六院,将军30了却未娶妻,真是孤家之过啊。”环顾了四周然后大声说道:“孤家今日就赐与各位将军每人一个美人。”

  艳福不浅将军们得知大王赏赐美女,都连忙跪谢皇恩。解除了尴尬的场面后大家开始把酒再次言欢。有了大王的恩赐大家都放开心怀,畅所欲言。

  悄然环顾四周后见群将一副将自己看成神的模样,子幸将将手中酒举起:

  “各位将军辛苦了,这杯酒代表大商百姓敬大家。”说罢仰喝干见大王如此豪情奔放,武将们都站立起来举杯高声齐喝道:“我们祝吾王万岁,大商千秋万代。大商子民永享太平。”爽朗豪迈的声音响彻着整个王宫。

  酒宴一直从下午喝到傍晚才收场,皇后搀扶着疲惫的纣王前往天子阁休息。

  走在半路上子辛吩咐前往慈宁宫觐见母后。

  看着满是疲惫的夫君皇后姜宁甚是不忍连忙劝道:“大王,出征回朝已然疲惫不堪,今日早点休息,明日在去晋见太后吧。”

  子辛见皇后关心自己,用手勾起爱妻的脸笑道:“爱妃不必为孤家担忧,我出去多日母亲必是万分牵挂着我的平安。回朝之后又要应酬满朝文武,耽误了向娘请安已是不孝,现在怎么可以拖到明日了?”

  皇后见纣王说的甚是有理,反而显得自己不懂事,也就不加劝阻,自责道:

  “大王如此孝顺,我竟然不识大体,请大王罚我。”

  闻言后纣王大笑道:“哈哈,好了好了,爱妻别说什么罪不罪的,你也是为了我好呀。如此爱妻子辛怎么会加罪了?”

  “大王我……”皇后惭愧不已……皇后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子辛握住了爱妻玉手,说道:“皇后你什么都别说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今夜我想沐浴你去叫人准备一下。等我见过母后再去你那。”

  皇后等人得纣王吩咐后便接旨退下:“是,大王我们这就去准备,我们先行告退了。”

  子辛看着皇后婀娜多姿远去的背影,嘴角泛起一丝微笑。美丽的皇后是那么的善解人意,窈窕的身段勾魂夺魄。

  内臣费仲见纣王呆立着,连忙唤着:“大王,皇后远走了,我们是去慈宁宫么?”

  子辛闻言后立即回过神来,浑厚有力的喊道:“摆驾慈宁宫。”

  慈宁内太后得知三子回朝,连夜来晋见。连忙吩咐慈宁宫内宫女出门迎接,自己亲自下橱为爱子做汤。

  子辛在宫女的引路下,缓步来到母后的卧室内。却没发现母后心下奇怪,正欲询问。

  母后的近身宫女毕华见状,知道纣王想的是什么,连忙上前解释:“大王,小姐知道你来心下十分开心,亲自下橱与你做汤。”

  子辛见是毕华,知道她是母亲小时候娘家的丫鬟,因为母亲平时就一个人孤单,一直都是她陪伴着母后。她两人虽然是主仆关系可感情上却情同姐妹,子辛自然对她是分尊敬。

  “毕姨,慈宁宫里宫女那么多,为什么母后还要去做那粗活,我看那些宫女是不想活了么?”这次见是毕华回话,心里虽然不满,但还碍着是母后最亲近的人,只有怪罪其他的宫女。

  听到子辛怪罪宫女,毕华也深知道他的意思,微微一笑:“大王叫奴婢毕姨我可不敢当啊,不过你也别怪罪那些宫女了,都是小姐自己要去下橱的。我还没看见过小姐象今天这么开心过了。”

  得知母亲今天心情好,不由得想起自从自己登基以来,忙于朝政疏忽了母子间的沟通。特别是那段时间大哥去世,二哥发疯,父王西去。想到这里心里不由的愧疚起来。

  毕华已活了快四十年有什么事看不明白的,见大王的神色就知道他的心里想什么,自然是劝着。告诉他,太后得知他亲自带兵打北蛮是如何担心……甚至是几次夜里到天亮。子辛听罢越是觉的自己对不起母后。

  正说着了,一个欢快明朗的笑骂声传来,“好你个毕华,在我儿子面前说我什么坏话了。”

  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端着热汤缓步近来。见其年近四十却保养的如三十妇人一样,几乎看不见皱纹。华丽的衣服透着她的高贵,慈祥的眼睛透着她的仁爱,她就是慈宁宫的主人,当今大王的亲生母亲姜太后。

  姜太后走进来,一眼就看见子辛泪流满面。心下大大是疼惜,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毕华那丫头说什么事惹子辛那铁打的儿子伤心了,连忙申斥道:“丫头说什么了,让我儿子那么伤心,看我用家法。”

  见小姐怪罪毕华也吓的不敢吭声了,子辛连忙替毕华解围:“不要怪毕姨,是我的不好一直忙于朝政。”

  姜太后怎么会真的责罚毕华了,见有台阶下就顺理下了,口中可还是不饶:

  “丫头,今天多亏子辛给你求情,要不我非打断你的腿,还不快谢恩退下。”

  见毕华退下后,子辛看见母亲欢笑中带有的忧愁,自己可以明显感觉到母后的痛楚与寂寞,心里大是自责。连忙跪下,向母后磕头哭泣道:“母后是儿子不孝,一直以来都没看望您,我该死……”

  姜太后见子辛真情流露,心下既是安慰又是心疼,见那常年在外征战的子辛消瘦不少。连忙俯身将子辛已经磕肿的脑袋抱入怀中:“孩子你是我的好孩儿,你怎么会不孝了,你为了国事操劳的如此憔悴。为娘一直没好好照顾你呀。”想到疼处太后也哭泣起来。

  纣王被母后抱入柔软胸怀里,心中莫名的乱跳,那是什么感觉当时的子辛可能弄不明白。

  母子两相拥痛哭了许久后,太后得到唯一亲人的安慰后。以往的悲伤之情顿时减少了不少,边擦拭着泪水边笑慰着:“你看咱们娘两哭个什么劲呀,来快喝了汤都快冷了。”说着拿着汤勺摇汤吹了一会,变要子辛张口喝下。

  子辛扭捏的将第一口汤喝下后,便伸过手去拿汤勺。可是太后不继续要喂。

  堂堂纣王让娘当小孩子般喂着感觉到少许不好意思:“母后孩儿自己来。”

  姜太后看见儿子不好意思,开心的笑了起来,灿烂的笑容使得子辛不由的看的呆住,“孩子,不好意思被我喂了啊。不管你多大都还是我的孩子,来在喝一口,味道怎么样。”

  “好喝,好喝。”睿智的一代帝王在母亲面前永远就是小孩子一样。想起母后如此疼爱自己,如今天下大定,以后要加倍报答母后,享受天伦之乐。

  时间匆匆而过,母子两聊着正兴起时天色以晚了,中要有暂时的离开。

  一离开慈宁宫内臣费仲向子辛请旨道:“大王今夜驾临哪宫。”

  子辛这时想起答应去凤鸾宫温泉沐浴,吩咐摆驾凤鸾宫。

  太监们一声声哟喝起来,摆驾凤鸾宫。随行队伍前往皇后寝宫行去。

  辛苦一天的子辛,来到烟雾缭绕的温泉旁边,浴池水面上散着各种香气扑鼻的鲜花,闻下去透彻心扉。感觉良好的子辛解去衣带慢慢步入池子中。温泉特殊的自然之气由脚心直冲脑门,全身舒坦不已。

  全身放松的慢慢将身体融入沸腾的温泉中。正待闭目养神,一双滑嫩温柔手滑在自己的背上,纤细的手指头缓缓的经过结实浑厚的背上。手指就象灵魂的牵引着,牵着子辛欲冒出心口的灵魂,四处游动,很快有进入他的奇筋八脉里面。

  感觉到心脏正欲脱离胸腔感觉,子辛猛的一转身将那双玉手主人一把拽下温泉里面。在子辛强有力的行动下,女子还未反应过来就已成落汤鸡般,不应该是出水芙蓉吧。

  薄薄的丝衣被温泉湿透,可以说是少妇或少女的乳房隐约可见。一对红红的乳头在水浸过后的湿衣里傲然挺立着。子辛不由的看的呆住了。

  那女子正是大商的新王后,姜宁本来想恶作剧的她被子辛拉入水里,弄得狼狈不堪,撒娇是女人的本钱:“大王你欺负我,把我全身都弄的……”

  当眼睛瞟到子辛时发现他两眼放着奇光,如要吃人般的。结实的胸膛剧烈的抖动着……此情景硬是将她正要说的话给拉了回去。

  这时的子辛刚从疆场上回来,现在见爱妻酮体隐约而露,比起全身赤裸更具有诱惑。猛的将柔软的女体抱入怀里,与自己饥渴的身体紧密相连。

  皇后被压的有点透不过气了,略微挣扎一下,缓口气道:“大王,您压着我喘不过气了。”

  子辛感觉着怀抱里柔软的身体蠕动着,感觉是那么的真实和舒适,明显感觉到女人硬挺的乳头划着自己的铭感的胸肌,大手抚摩着柔软的背部象永远摸不净的感觉。手跟着不断的加大力气……皇后透出呼吸的樱桃小嘴还没喘够气,就因子辛的抚摩而不断的向喉咙里吸着气。

  娇红着双颊的姜宁,用那红红的樱唇发出迷人的夺魂声“啊……大王……我快呼吸不了……大王。”

  这时纣王的宝剑依然傲然立起,准备着攻城略地了。火热的肉棒顶在姜宁的柔软的小腹上,姜宁与子辛夫妻多日,虽然房事不动但也知到那……子辛见皇后粉面桃腮,双眼风情万分不由的唤到:“皇后……你好美。”说完后忍不住就吻住姜宁性感小嘴,双手撕扯着皇后的丝衣,急着与她共渡良宵。

  子辛现在是大商第一武将,区区妇人衣物怎可阻挡的了他。不一会变将身下美女脱了精光,浑身开始肉对肉了。一只手握住超大的阳具对准着幽厅小径,只等着一声令下,变长驱直入、直捣黄龙。

  说时快那是慢只见子辛双眼忽然闪起红光,如狼在夜色里的眼光后。门口待命的阴茎划破阴道口,开始插入大商皇后的阴道。刚入三寸,一声惨叫从凤鸾宫传出至整个宫廷内外。

  子辛平时温柔体贴,可是每当做起爱来却如洪水猛兽般,没半点怜香惜玉。

  只顾着自己硕大的阴茎完全进入女人的阴道里横冲直撞,全然不顾身下皇后的感受。

  虽然姜宁的小穴里面已然春水泛滥,可是子辛的阳具硕大无比,加上猛冲直入,本来可以缓慢进入的,在他的神力之下一下子就全根插入,还未等她有所准备就开始了大干特插。

  大腿尽量的撑开,也丝毫不能削减粗大肉棒插入的疼楚。

  只见子辛红着眼睛,喉咙里发出牛吼般的呼啸。快速的摆动着自己的腰部,使得自己能够快速的,更快速的在那身下小洞里进出。

  温泉池里的的水哗啦哗啦的向四处泼洒着,女人似哭泣似的声音起伏不断。

  啃吃的肉体相交的声音不绝于耳,传入凤鸾宫里各处,宫女们都羞红着脸,听着主子与大王发出的淫糜的各种声音。

  皇后身体内的淫水被抽干后,在经子辛疯狂的抽插后。正要开始适应为新的春水泛滥时,纣王大吼一声将他的精液毫不保留的射进皇后的阴道深处。射过后的强大阴茎开始萎缩,脱虚的子辛将软下的阴茎拔出皇后的阴道。未进入子宫的精液从未闭合的阴道里流了出来,慢慢的浮起水面。

  脱力的纣王慢慢的爬出池子,现在的他很累很累,虽然有万千柔情密语要与皇后说,但无法说出口,由几位宫女搀扶到寝室休息。倒在柔软的大床上,很快闭上了眼睛进入梦乡。

  皇后躺在温泉内,叉开着无法合拢的大腿仰望着星空。精液不停的从那半开的阴道里流出。回味着刚才的作爱,开始没有准备好就被他狠命的插入,痛苦了半天终于适应后,快要高潮时他却射了。

  想起这自己不觉有点好笑,这样的恩宠到底有什么让人羡慕的。

  天还未亮,子辛就醒了过来,他有个习惯就是天还没亮就开始习武练拳。真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又到了晨练的时候。

  起床时他见皇后还睡得正香,忍不住偷眼望着。只见她玲珑如玉的鼻子轻而有序的呼吸着,丝衣轻裹下的玉体显入眼眶,子辛爱怜不已,想起昨夜自己的孟浪可是把这娇柔如水的女人给弄疼了。

  心下想起来,就更加不忍心将她弄醒,又舍不得爱妻酣睡中的美态。俯下身子在皇后那白里透红的脸颊上点水一吻,自是心满意足了。悄然下地,将墙上的宝剑摘下轻轻的走入御花园。

  御花园里种着各地名花,虽然已是秋季但盛开的花朵依然是数不胜数。步入御花园花香便扑鼻而来,渗入五脏六腑,走路都轻快无比。正要到园子中间时却闻得剑风四起,看来已经有人比他早来一步在御花园中舞剑。

  子辛盯眼望去,只见一个红衣打扮的女子在花中舞剑,剑气横飞,真是好剑法。地上的残花随着剑气的吸引围着她转着,如花中仙子。那束腰下细小的腰随风舞动着,看上去是美妙的舞步,还是寒气森然的杀人之剑。好个女中豪杰呀,举手投足都带着一股英姿,子辛见状按耐不住切磋之心。

  正陶醉在舞剑中的女子,发现有人提剑砍来,只闻得空气被那剑气引得呼啸而来。红衣女子毫不惊慌,转身举剑变挡,说时迟,那时快两剑便碰到一起,顿时响起龙吟之声~~~两人错身而过,子辛见那女子毫不迟疑的当胸刺来一剑,心下大为赞叹好个女中豪杰,刚才虽然自己只用了三分力气可也是非同凡响,可她竟然可以招架下来,还抢攻一剑。

  子辛虽然久经沙场但对那女子凌厉的攻势不敢怠慢,用足四分力气舞起剑墙迎了上去。那红衣女子第一下交手便知道对手力大无比,吃了点暗亏,这次在快要与子辛剑锋相撞时,忽然滑开,直透子辛的胸口,要是一般的人可能就要死于此剑下。

  感觉到对手变招后,子辛连忙后退,对方单手一舞,甩出一道剑花便撤了回去。子辛后退数步,连忙用防守剑式封住前面,此时明显感觉到自己胸口一股凉意,胸前的衣服已然被对方给剑气划破。子辛心中大叫痛快,挥剑再上,两人上下跳跃各使其招,剑起尘飞。

  过了百招后,子辛与那女子各立于一方,此时女子明显体力跟不上,一时发不了急攻,子辛才有空闲仔细观察那女子的模样。只见那女子年方二八,长得很是秀气,红色的上衣紧裹着她那饱满的身段,香汗四流,那双美丽的眼睛里透着倔气,那股野气很容易让有征服欲的男人欢腾,男人就是喜欢征服这种女子。

  子辛举起利剑,猛然跳起使出一招翔空斩,磅礴浩瀚的剑式将地下可怜的目标锁定着,如猎鹰搏杀小兔之势猛然扑下。红衣女子被锁定后,知道自己避无可避了,双手握剑运阻气力准备迎接那一剑。子辛的气势怎是她能抵挡的,要论剑法她是神鬼莫敌,可硬挡真是螳臂挡车,未到双剑相交,光那强横的气势就让她的宝剑脱手而飞。

  宝剑离手,剑气压制下无法逃避,绝望的她正欲闭目受死,忽然一个强有力的胳膊将她拉入结实的怀抱里就地一滚,避开了那惊天一剑。

  姑娘悄悄睁开眼睛心有余悸的看着那插入身边青石里几乎没及剑柄的利剑,定了神后才想起自己被个男人压在身下,连忙用手去推,无奈对方抱的很紧,怎么也推不动。

  男人粗重的呼气扑面而来,加上如此紧密的被陌生男人抱住,姑娘家脸色通红。

  子辛抱住红衣姑娘,被她娇羞模样给看的呆住。倔气的眼睛变得模糊不定,如水般的变化着。好美的姑娘啊,大脑不由的陷入混僵中。

  “哎哟~”背上传来的疼痛将子辛自梦幻中拉了回来,只见那女子的眼睛再次泛起狠色,她那长长的指甲将自己背上抓出深深的血印。

  见此女如此狠辣,心下大怒下子辛脱口而出:“大胆!你竟然敢抓伤孤家,不怕灭九族么。”

  这下轮到姑娘瞪大眼睛了,什么?这就是大商的天子。怎么那么不讲理呀,明明是他不问青红就拿剑砍来,现在还怪罪人家。女子便是女子,受了委屈自然是默默掉泪了。

  本要发作的他看见姑娘眼泪汪汪的样子,子辛心下几乎快软了起来。但想着要征服这样的姑娘不可以给好脸色看。随即严肃道:“不许哭,孤家不喜欢女子哭。再哭就把你丢到蛇窟里去。”

  一想到蛇窟恐怖的样子女子便停了哭声,此时子辛见她是又别有一番滋味,忍不住用舌头舔着她眼边的泪水。迫于天威,虽然心里扭捏万分却也不敢动弹,只得任之由之了。

  子辛很仔细的舔着她面上的泪水,从眼角舔到面颊后至嘴角。此时的子辛欲火已然烧起,大手伸入姑娘的上衣内,搓揉着她饱满的乳房,手指头不停的捏弄着乳头。

  少女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浑身不自在。情急下慌乱的挣扎着连声呼唤道:

  “不可以啊,大王好羞人的、、、、不要。”

  吻着她娇嫩的嘴角被她挣脱后,心下一急呼喝起来:“闭嘴,再说话我就灭你九族,杀杀、、、、”接着继续吻了下去。

  可怜的姑娘怎么敢冒着九族被灭的危险去和这个高大强壮的男子顶撞了,心里骂着:“死大王、坏大王、最最坏的大王没有鼻子。”

  想到对方没有鼻子的样子就觉得好笑,少女天性就是那么动人可爱,在魔爪下,想起个好笑的理由就自个笑了起来。那笑起的样子让子辛感觉十分奇怪,好奇问道:“美人为什么笑了?告诉我。”连问几次,见她还不回答都急得有点快抓耳挠腮了。

  姑娘心下正恨着了,见他如此好奇难耐,心里更是奇想着:“死大王、就是不告诉你,气死你、、鼻子没耳朵也没就更好。”

  子辛看她那神色也明白了这丫头在整他,“好让你笑,我等会就叫你哭。”

  想着他忽然站了起来三下四下便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个精光。只见子辛浑身的肌肉突起,特别是双腿间挂着的肉棒在黑绒绒的阴毛衬托下显的更加恐怖惊人,红红的龟头亮的发光,中间滴淌着丝丝淫液。更吓人的是子辛的眼睛开始红了起来,满眼布满了血丝。

  那女孩吓得直往后退着,子辛那模样不论谁看见也会害怕的。子辛来个饿虎扑羊,扑将过去,几次猛扑终于将女子按在花草中,平时娇艳向阳的花朵也因这次人祸四处凋零,随着子辛抱着姑娘的滚动相继凋零。

  现在的子辛心中只想着欲火得以疏通,将那多余的火种找个适合的地方宣泄干净。开始亲咬着身下女人的脖子,舔着她的耳珠,狼爪将女子的衣物撕了个粉碎,红色布条漫天飞舞着。

  子辛将被自己压得身体疲惫的女子的大腿分的很开,握住那粗大的阴茎对准含苞欲放的处女之地摩擦着。

  开始这几分钟阴茎划弄着处女的敏感地带,正要被攻城破地的女子,丝毫不知道大王要干什么,心中只是想:“那根肉棍很可怕,老是在自己小便的地方摩擦着。每下都好、、、、嗯、、哦、、、好痒呀。他到底要干什么啊?想要我张口喊出来么?才不呢!”少女还天真的想着。

  子辛提着肉棒摩擦了一会后,体内的火种,随着叉开玉腿的女子柔软微湿的小穴慢慢张开,而发出雷霆一击。

  肉棒划开窄小的阴道冲了进去,发出“叽、、吱、、”的声音。身下的女子还是个处女,被这样猛冲直入干得大喊了起来。

  顿时少女花容变色:“救命啊、、、、大王不要杀我、、、、555、、、嗯啊、饶了我吧。”

  子辛很快就冲破了处女膜横冲直撞起来,实在是女子阴道太紧,只得将努力进入的半根阴茎尽量的在层层紧包着肉棒的阴道里快速来回抽插。子辛看见身下女子痛哭流涕,心里虽然大为不忍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停止不下来,只得边干着,边安慰着:“宝贝,不要怕,很快就不疼了,很快就、、、、”

  少女现在可是疼得要命,怎么肯听子辛的:“坏人、、、啊什么东西、、、在我肚子里面乱跑、、、疼死了、、、救命啊。”一边哭着喊着一边随着子辛的抽插节奏张开着自己的大腿,手死命的四处抓着,被拽到的花草很快就被她连根拔起。

  小穴的紧密,包容和着快速的抽插,子辛很快就开始抽搐了,几下大力的猛插后,再次猛的一下全根插了进去,狂射而出。少女大叫一声:“妈妈呀!”便昏迷了过去。子辛也静静的趴在少女的柔软的躯体上慢慢的将精液全部注入她的体内。

  在柔软的躯体上休息了半个时辰后,子辛站了起来,见少女还在昏迷之中,面色有点苍白。低头看着她双腿间那洞口,半开着,处女的血和自己的精液已经沾满了那娇嫩的下体,细细的绒毛上被淫液结成一块块。

  子辛欲火已退,如今只有着爱怜。在四周寻找了两人还未撕碎的衣物,将娇怜可爱的人儿包个严实,走出了御花园,将其抱到养心殿里躺下。

  很快下人端来了补汤,子辛抱起姑娘喂了起来。几口汤喝下姑娘悠悠醒了,第一眼便是看见纣王,想起刚才受的折磨,侧窝的身子自然的蜷缩起来,混身颤抖着。

  子辛见了心下不由的抽疼着,连忙将颤抖的她拥入怀里。就这样轻轻的抱了良久,女子开始慢慢恢复了平静,她偷眼看了看这个大王。见他一脸担心自己的模样,全然不象早晨那、、、、想起那事她的脸腾的红了起来。

  这时的子辛见她面色恢复了红嫩,忍不住对着红扑扑的脸蛋吻了下去。

  看着被亲过后变呆的美女,子辛认真的说道:“你真的很美,很美。”说罢腾出右手伸出食指将女孩的下颚勾起,要好好仔细的欣赏下不知所措的女儿态。

  女孩现在完全看清楚大王的模样,是那么熟悉的如刀刻的面孔,英气不凡。

  那孤高无双的眼神,立即将她的心魂夺走。顿时低下了皓首不敢与其面对着,心快要脱离胸腔一样的怦怦乱跳。

  子辛心下也十分爱惜这姑娘,连忙问其身世。现在的她可抵抗不住子辛的微微一笑,老实的将她的底子全盘拖出,她的身世也非同小可,她是大商名将之后黄天龙之女黄素,也就是当今的武成王黄飞虎的妹妹。

  子辛猛击脑袋,想起来原来是自己的西宫娘娘。刚登基一直忙着国事,连自己的三宫娘娘都不认识。

  还在孩童时,常逃出宫与黄飞虎会合,自然就认识他的妹妹,也一起经常游玩过,想起来那时自己还给她当过马骑了。

  得知大王就是以前那个人,不由的想着怪不得有点面熟,心下也就放开了,于是装着气呼呼的模样修理他:“就是你呀,那样欺负人家,把人家弄的很疼啊。”

  子辛装做怕怕的样子:“对不起哦,我下次会轻点。”

  想到那家伙狡猾的说什么还有下次,这下真的气呼呼了:“什么还有下次,我不许,再有我就、、、、”子辛看见那气嘟嘟的噘着小嘴的模样,心下大快,连忙咬了过去。

  两人互相热吻着,黄素双手环住子辛结实的脊背抚摩着,片刻之后子辛前不久宣泄的欲火再次燃烧起来,开始推揉着黄素的乳房,鼻子开始牛喘了。

  不一会黄素就被子辛剥了个精光,羞红着脸蛋的她仰躺着,闭着眼睛等待着子辛的温柔。

  子辛一手握住女性象征的乳房推拿着,伸着长长的舌头正延着黄素那饱满的乳房舔着那硬挺的乳头。黄素也跟着“嗯、、、嗯、、”轻声呻吟着。

  子辛的眼睛忽然变红,立马将黄妃的大腿分开,下身对准要塞猛的一挺。黄妃面色顿时面如白纸,眼泪疼的炸了出来。现在唯有大喊出来:“疼啊~~~好疼啊~~~啊~~~你不讲信用~~~疼啊~~被你干烂了。”子辛猛的一下,自然将本还在红肿着小穴的黄妃干得大喊了起来。旧伤未好新伤又来,本来以为会是温柔的没想到还是爆干猛插。

  子辛进入后疯了般的抽动起来,对黄妃的话根本没有半点反应,他现在需要的是将欲火快速消耗出去。

  黄妃乃大将之后,原本女中豪杰,可是今天却在子辛的狂日之下告饶叫爷,惨叫之声令外面的宫女都不敢听闻。

  “有事上奏,无事退朝。”费仲又宣布结束了一天的会议。

  “愿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大商江山千秋万事。”群臣都跪地恭送大王回宫。

  子辛按耐不住站了起来,急切问着:“各位大臣都没奏本么,比如什么地方有贼人某逆,或者蛮族来犯。或者~~~~。”

  群臣齐声呼唤道:“大王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天下太平百姓们安居乐业,外夷见大王神武也不敢来犯。”

  “天啦~~又是这些,天天是这些。”心下郁闷,连忙起驾回养心殿。

  费仲见纣王撑着脑袋呆坐着,连忙上前询问今天是去中宫还是西宫,子辛听罢长叹了一口气。

  费仲是纣王的心腹,一直都是能和纣王说得上话的内臣。现在见主人愁苦的样子连忙询问着大王为何叹气。

  子辛扬了下苦脸道:“我现在回朝半年有余,天天不是见群臣就是在后宫寻乐。这样的泡磨下如我的身子大不如前。

  费仲见大王惆怅连忙开解:”大王怎么会身体不如以前了,大王还是那么英武神力啊。“子辛苦笑一下:”你不必说好听的话了,每次我与娘娘做过以后身体都感觉十分脱力。“费仲听见后心下想着机会来了,连忙向子辛说起一件事来:”大王原来是为房中之术呀,您就不必担心。“子辛见费仲变得神秘起来,不由的好奇问道:”爱卿,你可有什么良策。“”大王,请听我说个事,您知道玄天真经么。“”什么叫玄天真经?那又有什么作用?“”玄天真经是大地混沌之初,神人所传之物。“”神物?那不是神仙才有的么?人间怎么有了?“闻得神物二字子辛有点不敢相信。

  费仲见大王有意怎么肯放过机会。”大王,我家传有一本起始篇,我献与大王。只要您按照上面去做保证情欲舒畅。“见真有此书,子辛连忙叫费仲取来。费仲肯定卖力气,连忙取来一本金丝包裹着的书本,上面几个金字:玄天真经。

  拿到经书后子辛对着这竹简刻书看阅下去,开始记载的是些古代历来性事,古人的一些保精巨阳的典故和方法,比如如何百战不泻和金枪不倒等等。初看之下还不以为然。

  神之篇讲述的是性为人之正道伦常,如何繁育后代,性事生生不息千古轮回的人之正统……子辛看神之篇觉得没什么味道。正要弃之,却看见第二章节魔之篇,心中暗想魔之篇这名字奇怪。历来古书只崇拜着神灵贬低着魔,可此书却有魔之篇的序写。不由得引起子辛的好奇之心。

  粗略看了下魔之篇的纲要,魔之篇的开题是魔性与性神同在,也同根同脉。

  子辛看了看,什么魔还不是和神性篇一样讲究什么五常。无谓……嗯……那是自天地初成万物皆为灵性之物,不管人与畜都靠着性交,维持着生灵的兴旺。

  所谓神性讲究的是维持繁育后代而必须的性交,其实是魔性中分裂出来的一种。就象男女间的异类性交,本不容于世上的脔和,人们却认为是亵渎神灵的,属于魔性,其实不然,世上任何性交都是顺着天地人之天理循环而生。

  子辛看着魔性的理论果然有独特的见地,深深被起内容吸引着。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骨子里的淫虫 下一篇:可怜的女骑士王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