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CaoPorn-超碰在线视频_超碰在线免费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晓风残月】5

第043章又与十哥操穴H
  我说:「娘,爹亲自掐死的儿子难道还少吗?」
  娘死劲的摇头,「兰儿,你不懂,那是皇室的规矩,只有健康的孩子才可以
得到认可。优胜劣汰,这是自然的法则。」
  「爹曾经给我讲过,说母狼会将窝中病弱的小狼吃掉,可我为什么就不被吃
掉?」
  娘抚摸着我乌黑的发丝,「兰儿,因为你爹爱你胜过爱任何人。」我不被吃
掉,难道只是爱吗?
  我沉沉的昏睡过去,娘抚摸着我的额头,忽冷忽热,这是我发烧了,与体内
的寒毒相互抵制的后果。娘吓坏了,跌跌撞撞的去找父王,「王爷,兰儿她发烧
了!」
  父王在书房里团团乱转,最后指着大哥道:「让老七去陪她。」大哥低着头,
沉思了半刻,轻声说道:「父王,七弟都已经成家了。还是让老十去吧!」
  「可是……」父王有些犹豫,「父王,老十是明白事理的,他不会拒绝的。」
父王叹了一口气,「罢了!你去找他吧!」
  醒来时,十哥紧紧的贴在我的身子,我想推开他,可他抱得更紧了,「兰儿,
十哥只想为你驱走寒气。」
  我突然哭叫起来,「十哥。」
  十哥将我夹在身下,我又哭起来。
  「兰儿,不要哭。」十哥解劝着。「可十哥你竟然使用内力。」「没关系,
休息休息就好了。」他说的很淡,但我知道,十哥不是武功高手,这样他会很疲
惫。
  十哥松开了我,我的体温也恢复正常了,依在他的怀里,我对不起他,我真
的对不起他,一想到我对他做的那些事,我就觉得心有不安,「十哥,你为什么
要对我这么好?」
  「因为你是我妹妹。」十哥的话很含蓄,疲倦的眯着眼睛。
  「十哥,你不是不愿当我哥吗?」他闭上眼睛,没有回答,恢复着内力,可
坚挺的小萝卜却顶在了我的两腿之间,他默默的阻止自己身体的冲动,可它却突
然亢奋起来,十哥惊慌的爬起来,竟然是萝卜自己变大了,要向里面钻。
  我忍俊不禁,为十哥的惊慌,为萝卜的亢奋,更重要的是它竟然不满意的摇
晃起来,十哥的脸羞的通红,转身就要下床:「小妹,我先回去了。」十哥粉粉
嫩嫩的胡萝卜实在是太可爱了。
  我毫无犹豫的抓住了他的手,「十哥,你想要兰儿吗?」
  他迟疑了,缓缓的转身对上我的目光,我的目光里,并没有多余的感情,只
是渴望的望着他。他的目光里,渐渐起了波澜,有痛,有纠结,更深的却是挣扎。
又到了选择的时刻,就如同那一天,他选择不当我哥哥一般。
  他没有在犹豫,将我扑倒在床上。
  他抚摸我,亲吻我,火热的身子充满了力量和性欲。
  久未交合的身子,很容易就兴奋起来,小穴更是经历了水灾一般,又骚又痒,
我抓住十哥的肩膀,央求道:「十哥,插兰儿的小穴,好痒。」十哥分开我的双
腿,火热的肉棒抵在穴口,开始试探的浅浅插入,他的额头微微渗出汗珠,大口
的喘着粗气,「插进来,十哥插进来,兰儿,想要。好痒啊!」
  十哥不在迟疑,紧绷的肉棒一杆入底,卖力的抽动起来,疯了一般。
  他压抑的太久,他需要释放,而我的身体是唯一出口。
  我忘记了这是娘的房间,娘就在外面,将我们放荡的声音听的一清二楚。
  十哥的阳精如破堤的洪水,滚热滚热的射到我的体内,然后累的倒在了我的
身上,「兰儿,舒服吗?」「十哥,兰儿还要。」十哥抬起身子,苦笑道:「兰
儿,十哥没有力气了。」
  十哥长长的肉棒瘫软在花穴之中,他小心的倒在我的枕边,不让肉棒离开,
带来空虚的感觉。我抚摸着十哥俊朗的面颊,亲吻上他的唇,「十哥,你运用内
功。」他刚刚用内力为我驱寒,又与我交欢,我想补偿他一些。
  十哥微微一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全身的气血开始凝结在丹田,
然后在体内慢慢的回旋。十哥的肉棒突然又直立起来,害的我忍不住呻吟起来,
体力的九阴真气,因为内力的吸引,慢慢的向十哥流动。
  花穴没有得到满足,又因九阴真气在此流动,又收缩起来,紧紧的挤压着十
哥的肉棒。十哥本来红润的面色突然苍白起来,我害怕起来,因为十一哥从来都
没有这样过?我没有主意的大叫起来,「娘,娘,快来看看十哥。」
  娘被我一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慌忙的跑进来,见十哥脸色苍白,连忙拉
起我,「离开你哥的身体。」我才注意到我和十哥还是交合的状态,羞死了。
  娘离开内室,急忙又派侍女去找父王。我慌乱的穿上衣服,好迎接父王!
  父王来的时候,我衣装整齐的站在一边,一脸的委屈。爹的指尖压在了十哥
的脉上,对我嘱咐道:「去找你大哥。」我慌忙的跑到外面,嘱咐侍女去找大哥,
自己又返回屋中。
  父王已经扶起了十哥,将内力导入他的体内,为他疏通经脉。没一会父王的
额头上就渗出汗珠。娘拿出汗巾帮爹擦拭,爹气色变得虚弱不堪,无精打采,好
似又苍老了几分。
  娘扶住爹,问道:「老十稳定了吗?」
  爹摇摇头,「情况不是很好,兰儿的真气太强了。」
  娘有些急了,「王爷,你不能再为老十传内力了,为了给十一疗伤,你已经
伤了根基。」可爹还是继续发功,好在大哥没一会就到了,接替父王,将自己的
内力导给十哥,十哥的脸色才渐渐的有些血色。
  我吓坏了,躲到了桌子底下。爹喝了一杯热茶,气色渐渐的缓和了,敲了敲
我躲藏的桌子,淡淡的说道:「兰儿,你跟我过来。」
  娘将我从桌子底下拉出来,我低着头跟在爹的身后,我们竟然去了藏书阁。
不是万花园的藏书阁,而是王府的藏书阁。
            第044章九哥是断袖
  藏书阁里冷冷清清,父王的脸色很平和,并没有因为我将十哥弄成那样而生
气,他望着书阁中落着微微灰尘的书架,悠悠的说道:「兰儿,父王知道你也是
一片好心,想将真气传给你十哥,可是采阴补阳不是何时都能进行的,两个人必
须都要心平气和,不能受外力和身体欲望的干涉。更主要的是,采阴之人必须内
力舒畅。在采阴的过程中,用自己的内力化解寒毒,融合到自己的体内,才可以
增加内力。你十哥刚刚为你用内力驱散寒气,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内力去融合真气。
兰儿,内力的产生是靠采集日月精华,天地灵气,修化而成,采阴补阳可以说就
是歪门邪道。」
  我低着头,听着父王的谆谆教导,父王有些累了,坐在了一把椅子上,「天、
日皆为阳性,地、月则为阴性。阳,代表着坚强、刚毅,阴代表着嫉妒、小气。
修炼内功之人多为男性,至阳至刚,在修炼到极致时,就会产生一个瓶颈,盛阳
而衰。可你体内的九阴真气,就可以打破这个瓶颈,达到阴阳调和之效。修炼之
人多喜欢在深山水溪之畔,不仅是因为安静,更重要的是这些地方都是阴气较重
之地,阴阳相济,以达到物我两忘。」
  父王抬头望向我,不禁问道:「兰儿,你明白了吗?」
  我点点头,「兰儿明白了,十哥的内力还不适合接受九阴真气。可为什么十
一哥可以?」我抬头看向父王,父王竟然笑了,「因为你十一哥比你十哥聪明。
他多半应该都是在你很累很满足的时候,采集真气,真气流动很慢,容易接收。
你此时寒毒发作,九阴真气旺盛,你十哥身体亢奋、内力不足,难以与你双修。
就如说你十一哥的过程如淅沥的小雨,那十哥就遇到的瓢泼大雨。」
  「兰儿明白了!」父王站起身,拍拍我的肩膀,「兰儿,爹还想跟你说一件
事。」
  「父王请讲。」
  父王却叹了一口气,「兰儿,爹其实一直想将你嫁出去,毕竟女大不中留。
可你现在的状态嫁到谁家,谁家就要丧子。更重要的是爹还怕他们欺负你,因为
九阴真气,你的性格受到控制,嫉妒成性,可哪家的王孙公子不都是三妻四妾,
就算父王有通天的本领也望尘莫及。所以兰儿……」父王的口气突然迟缓了下来,
过了很久才说道:「兰儿嫁给你十哥吧!」
  天空中好像突然劈下了一个巨雷,很不幸的我成为了至高点。
  父王的语气带着忧郁,但也如思考了很久,「父王,你没有说笑吧?」
  父王摇摇头,静静的说道:「没有,老十是为父最喜欢的儿子,风度翩翩,
重情重义,心胸开阔,温柔体贴,更重要的是,他会只爱你一个人。」
  「如果有一天,十哥遇到他真心喜欢的女子呢?」
  父王竟然回头,冷艳笑道:「父王会毫不犹豫将那女子杀了!」那笑里充满
了残忍,这笑也让我想起了十一哥。
  「那十一哥呢?」我不能没有他。
  「兰儿,你难道要反悔吗?」父王挑动着眉头瞅着我。
  我摇摇头,平和的回答:「兰儿谢谢你救他,兰儿也会听父王的安排。」
  我跟十哥搬回了怡春园,因为九哥那个喜好龙阳的混蛋,要死要活就不要娶
女人,就如一座大山成为了十哥跟我成婚的绊脚石。
  父王大冬天将九哥关进了水牢,九哥也没有动摇。真够爷们的。气的父王对
着他大骂:「要是知道你这个德行,小时候我就应该掐死你。」我跟在后面散风
点火,「对,就应该掐死九哥。」
  九哥被锁着,却哈哈大笑,「十三妹,你可真是乌鸦落在猪身上。」「九哥,
我要是乌鸦,你就是拐子猪。」「什么意思?」「断袖吗?」九哥又大笑起来。
气的父王脸都青了,指着我俩骂道:「我怎么生了你们俩个?」
  我突然有种跟九哥同命相怜的感觉,每天都来水牢看他,陪他说话,「九哥,
你说你为什么非要喜欢男人?」九哥抬头望着棚顶,「不知道,就是喜欢。」
「是啊,喜欢为什么非要一个理由?」
  九哥晃动着锁链,「兰儿,想个办法,别让父王这么锁着九哥了,躺着也行
啊。」
  我站起身,看着九哥,道:「九哥,你装出四肢无力,晕倒的样子。」九哥
上肢前倾,耷拉着脑袋,半死不活,「好,就这样。我去跟父王说,你站太久了,
晕倒了。」
  「能行吗?」九哥有些怀疑,「试一试!」
  我哭着喊着去找父王,「父王不好了,九哥晕了。」父王头都没抬,直接将
九哥的钥匙递给我。我拿起钥匙就跑了。知子莫若父啊!
  我帮九哥开了锁,九哥躺在了地上,长叹道:「好吃不如饺子,站着不如倒
着。」
  我坐在地上,望着九哥,他竟然张开双臂,将我搂在怀里,贴在我耳边轻语
了几句,我站起身,一顿乱踢,「你个混蛋,混蛋。」
  九哥痛苦的佝偻着身子,「兰儿,九哥错了还不行。」停止了踢他,余气未
消的坐在他旁边,可他却依旧恶习不改的说道:「兰儿,九哥从来没碰过女人。
而且你都跟老十、十一那样了,让九哥尝试一下还不行。」
  「少做梦了。」我气愤的说道。
  九哥嘻嘻的笑起来,「逗你玩,看把你气的。」
  我站起身,对着她说道:「九哥,我回去了,一会儿十哥就回来了。」九哥
侧卧着,笑道:「回去吧!下回来,给九哥带点吃的。」
  「哦,知道了。」
  回到怡春园,十哥已经回来了,脸上带着怒气,「又去陪你九哥了?」
  我走到床边,坐在十哥的腿上,竟然磕到了。我摸了摸十哥的胯间,竟然支
起了小帐篷,硬的厉害。
  「我只是陪九哥说说话。」一边回应他,一边为他宽衣解带,还不忘挑逗肉
棒。「啊!」十哥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我不解的问道:「十哥,你今天怎么了,
怎么这么硬?」
            第045章一场狂欢H
  冰冷的水牢里,情欲蔓延。
  九哥将舌头探入八哥的口中,吸允着,甜甜的吃着,手指揉捏着八哥粉嫩娇
红的小脸,八哥的嘴角渐渐的渗着银丝,妩媚动人,唇舌分离之计,八哥的眼神
渐渐的迷离起来,九哥轻舔着他嘴角的银丝,情意绵绵。
  「悦儿,舒服吗?」九哥这个魔头竟然可以这么温情,八哥含蓄的点点头,
依在他怀里。
  我站起身对着九哥说道:「九哥,我走了,你们继续吧!」九哥抬头不解的
问道:「怎么不看了?」「心情不好。」我转身离开,但还不忘问道:「明天想
吃什么?」「随便。」
  我耷拉着头,走在王府的院落里,八哥、九哥情意绵绵的眼神,甜甜的拥吻,
我怎么一次都没有感觉到?
  与十一哥、十哥在一起的时候,只是交欢,我一直认为爱只是这样,今天才
发现八哥和九哥的才是爱,相濡以沫、举案齐眉。
  走着走着,竟然撞到了人,抬头一看,竟然是七哥,「七哥,你怎么在这?」
  「看见你不高兴,就过来了?」「哦,我没不高兴,就是在想事情。」我嘿
嘿一笑,七哥拍拍我的头,「小丫头,回去吧,你十哥也从宫里回来了。」七哥
走了过去,突然又转身,说道:「兰儿,有时间进宫去看看婀娜,皇上要……将
她嫁到蒙古去。」
  「什么?嫁婀娜?她哥不是太子吗?为什么还要嫁她?」我瞪大了眼睛看着
七哥,七哥叹了一口气,「兰儿,这些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去看看她吧!」
  「哦!知道了!」跟婀娜斗了一辈子,当听说她要远嫁蒙古,我的心里不由
的涌上了酸涩的感觉。
  回到怡春园,我看见追风站在院子里,我错开他的视线,不敢与他对视。
  回到房间,冷冷清清,十哥还没有回来,独自坐在床边,显得有些凄凉。天
暗下来,十哥才回来,逐月也开始安排晚膳,我坐在桌边,低头吃饭,没说一句
话,十哥见我这么安静,狐疑了半天,移着凳子坐在了我旁边,挽住我的细腰,
「兰儿,怎么了?」「没什么?」「十哥喂你吃。」「不用,我有手。」「坐在
十哥的腿上来。」「明天带我进宫,我要去找婀娜。」「哦。」十哥见我已经吃
完离开,还愣在那里,无奈的摇摇头。
  十哥将帘帐拉上,我却依旧坐在床边,抬头看向他,「十哥,我们能不能不
那么快就进入步骤?」
  我拿出一本书,书名叫《春宵一刻》,翻到正文第一页:说情话。第二页:
拥吻。第三页:隔着衣服爱抚。第四页:亲吻脖颈,咬耳朵。第五页,才是脱外
衣。第六页,还有一个小肚兜。第七页:男人才脱衣服。第八页:吸乳头……
  我一页一页的翻给十哥,翻到十八页的时候停下来,「十哥,我们每次都从
十八页开始。」
  十哥突然忍不住笑起来,「原来我的兰儿是因为这个不高兴啊!那好,今天
十哥就带着你做一遍,本来还想带你一起泡温泉呢?」「温泉哪天不能泡?」十
哥的嘴角弯起一道弧线,「先给兰儿洗漱。」
  十哥接来热水给我洗脸泡脚,然后将我的外衣退去,「兰儿,在床上等着十
哥,不许脱剩下的衣服。」我点点头,盯着十哥洗漱。十哥也脱了外衣。终于准
备就绪了。
  十哥爬上床,搂住我靠在肩上,「兰儿,今天想十哥了吗?」「没想,一直
跟九哥在一起。」我这时才发现,我真是一个没情调的人,真不愿十哥、十一哥
每次都直接进入正题。「兰儿,今天都遇到谁了?」「遇到七哥,说婀娜要嫁到
蒙古去,让我心情更不好!」「兰儿……」
  十哥突然停了下来,随后斥责道:「你不是说一步一步来吗?」我立即翻开
书,大叫道:「摸肉棒,怎么能在第一十三页?」我松开了小手,无奈道:「十
哥,你继续。」
  十哥苦笑着吻上我的唇,细细的吸允,宛如久旱的田地,遇到了淅淅沥沥的
小雨,可我却不适适宜的叫了起来,「十哥,你越位了。摸我屁股了。」「兰儿,
这是可以一同进行的。」「那你继续。」
  爱抚爱抚,我就忍不住想去抓十哥的胡萝卜,胡萝卜,我是多么喜欢胡萝卜。
可我忍,我忍,我使劲的忍。
  十哥的香唇啃咬着的玉颈,舔着耳廓,柔柔的呼吸都要将我融化了。十哥的
唇又移到了肩膀,舔着,吸着,玩弄着,一只大手又忍不住隔着衣服抓住了坚挺
起的酥胸,他男性的喘息炽烈狂放,就是钻石也融化在了他的温纯里。十哥的大
手探入了我的小肚兜里,张开手掌,盈握着双乳,轻快地上下揉动,乳波荡漾。
他轻解开兜带,伸出舌头轻咬起挺立的乳尖,一阵阵麻酥酥的感觉蔓延到全身。
  「兰儿,你的小胸脯越来越丰满了,十哥好像吸出奶水来。」可我却痛苦叫
起来,「十哥,不要再咬了,兰儿难受。」「兰儿,想不想要十哥?」「想。」
「这可不行。」十哥的声音充满了淫欲,早已经抛开了我们兄妹的身份,只将我
当做一个女子,一个把玩在掌中的女子。环住腰际的那只手又缓缓的向下移动,
手指不紧不慢的挠着寥寥无几的阴毛,「兰儿,阴毛长的好快,十哥不是刚给你
修剪完不久。」
  十哥抬起头又咬住我的小舌,一只手轻轻施力,搓弄起乳头来,另一只手的
中指扣着那条缝隙,渐渐的两只手指都融合进去,「兰儿啊,你的淫水都要淹了
王府了。」「十哥。」我双手环住的脖颈紧靠他的火热身子,忍不住夹紧双腿,
可噗噗的水声,却又激励的响起,扰乱了两人所有的神智。十哥松开我小舌,淫
笑着,「兰儿,看看你有多淫荡。」十哥将沾满银丝的手指放在我的口中,「自
己舔舔。」我将手指含在口中,吸吮着。「十哥,饶了兰儿吧!」
          第046章春宵一刻-十八页H
  冰冷的水牢里,情欲蔓延。
  九哥将舌头探入八哥的口中,吸允着,甜甜的吃着,手指揉捏着八哥粉嫩娇
红的小脸,八哥的嘴角渐渐的渗着银丝,妩媚动人,唇舌分离之计,八哥的眼神
渐渐的迷离起来,九哥轻舔着他嘴角的银丝,情意绵绵。
  「悦儿,舒服吗?」九哥这个魔头竟然可以这么温情,八哥含蓄的点点头,
依在他怀里。
  我站起身对着九哥说道:「九哥,我走了,你们继续吧!」九哥抬头不解的
问道:「怎么不看了?」「心情不好。」我转身离开,但还不忘问道:「明天想
吃什么?」「随便。」
  我耷拉着头,走在王府的院落里,八哥、九哥情意绵绵的眼神,甜甜的拥吻,
我怎么一次都没有感觉到?
  与十一哥、十哥在一起的时候,只是交欢,我一直认为爱只是这样,今天才
发现八哥和九哥的才是爱,相濡以沫、举案齐眉。
  走着走着,竟然撞到了人,抬头一看,竟然是七哥,「七哥,你怎么在这?」
  「看见你不高兴,就过来了?」「哦,我没不高兴,就是在想事情。」我嘿
嘿一笑,七哥拍拍我的头,「小丫头,回去吧,你十哥也从宫里回来了。」七哥
走了过去,突然又转身,说道:「兰儿,有时间进宫去看看婀娜,皇上要……将
她嫁到蒙古去。」
  「什么?嫁婀娜?她哥不是太子吗?为什么还要嫁她?」我瞪大了眼睛看着
七哥,七哥叹了一口气,「兰儿,这些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去看看她吧!」
  「哦!知道了!」跟婀娜斗了一辈子,当听说她要远嫁蒙古,我的心里不由
的涌上了酸涩的感觉。
  回到怡春园,我看见追风站在院子里,我错开他的视线,不敢与他对视。
  回到房间,冷冷清清,十哥还没有回来,独自坐在床边,显得有些凄凉。天
暗下来,十哥才回来,逐月也开始安排晚膳,我坐在桌边,低头吃饭,没说一句
话,十哥见我这么安静,狐疑了半天,移着凳子坐在了我旁边,挽住我的细腰,
「兰儿,怎么了?」「没什么?」「十哥喂你吃。」「不用,我有手。」「坐在
十哥的腿上来。」「明天带我进宫,我要去找婀娜。」「哦。」十哥见我已经吃
完离开,还愣在那里,无奈的摇摇头。
  十哥将帘帐拉上,我却依旧坐在床边,抬头看向他,「十哥,我们能不能不
那么快就进入步骤?」
  我拿出一本书,书名叫《春宵一刻》,翻到正文第一页:说情话。第二页:
拥吻。第三页:隔着衣服爱抚。第四页:亲吻脖颈,咬耳朵。第五页,才是脱外
衣。第六页,还有一个小肚兜。第七页:男人才脱衣服。第八页:吸乳头……
  我一页一页的翻给十哥,翻到十八页的时候停下来,「十哥,我们每次都从
十八页开始。」
  十哥突然忍不住笑起来,「原来我的兰儿是因为这个不高兴啊!那好,今天
十哥就带着你做一遍,本来还想带你一起泡温泉呢?」「温泉哪天不能泡?」十
哥的嘴角弯起一道弧线,「先给兰儿洗漱。」
  十哥接来热水给我洗脸泡脚,然后将我的外衣退去,「兰儿,在床上等着十
哥,不许脱剩下的衣服。」我点点头,盯着十哥洗漱。十哥也脱了外衣。终于准
备就绪了。
  十哥爬上床,搂住我靠在肩上,「兰儿,今天想十哥了吗?」「没想,一直
跟九哥在一起。」我这时才发现,我真是一个没情调的人,真不愿十哥、十一哥
每次都直接进入正题。「兰儿,今天都遇到谁了?」「遇到七哥,说婀娜要嫁到
蒙古去,让我心情更不好!」「兰儿……」
  十哥突然停了下来,随后斥责道:「你不是说一步一步来吗?」我立即翻开
书,大叫道:「摸肉棒,怎么能在第一十三页?」我松开了小手,无奈道:「十
哥,你继续。」
  十哥苦笑着吻上我的唇,细细的吸允,宛如久旱的田地,遇到了淅淅沥沥的
小雨,可我却不适适宜的叫了起来,「十哥,你越位了。摸我屁股了。」「兰儿,
这是可以一同进行的。」「那你继续。」
  爱抚爱抚,我就忍不住想去抓十哥的胡萝卜,胡萝卜,我是多么喜欢胡萝卜。
可我忍,我忍,我使劲的忍。
  十哥的香唇啃咬着的玉颈,舔着耳廓,柔柔的呼吸都要将我融化了。十哥的
唇又移到了肩膀,舔着,吸着,玩弄着,一只大手又忍不住隔着衣服抓住了坚挺
起的酥胸,他男性的喘息炽烈狂放,就是钻石也融化在了他的温纯里。十哥的大
手探入了我的小肚兜里,张开手掌,盈握着双乳,轻快地上下揉动,乳波荡漾。
他轻解开兜带,伸出舌头轻咬起挺立的乳尖,一阵阵麻酥酥的感觉蔓延到全身。
  「兰儿,你的小胸脯越来越丰满了,十哥好像吸出奶水来。」可我却痛苦叫
起来,「十哥,不要再咬了,兰儿难受。」「兰儿,想不想要十哥?」「想。」
「这可不行。」十哥的声音充满了淫欲,早已经抛开了我们兄妹的身份,只将我
当做一个女子,一个把玩在掌中的女子。环住腰际的那只手又缓缓的向下移动,
手指不紧不慢的挠着寥寥无几的阴毛,「兰儿,阴毛长的好快,十哥不是刚给你
修剪完不久。」
  十哥抬起头又咬住我的小舌,一只手轻轻施力,搓弄起乳头来,另一只手的
中指扣着那条缝隙,渐渐的两只手指都融合进去,「兰儿啊,你的淫水都要淹了
王府了。」「十哥。」我双手环住的脖颈紧靠他的火热身子,忍不住夹紧双腿,
可噗噗的水声,却又激励的响起,扰乱了两人所有的神智。十哥松开我小舌,淫
笑着,「兰儿,看看你有多淫荡。」十哥将沾满银丝的手指放在我的口中,「自
己舔舔。」我将手指含在口中,吸吮着。「十哥,饶了兰儿吧!」
            第047章婀娜要远嫁
  「兰儿,我们可才做到一半,可不能停。」十哥的手指滑到小穴里,抽动起
来,「十哥,十哥。」我使劲的叫着,「十哥,兰儿,真的受不了了,兰儿真的
不行了。」这种缓慢的爱抚,根本就无法满足被挑起的欲望。十哥松开我,迅速
的脱掉衣服,抬起我的双腿就插了进来,「小东西,再不干你,你就失禁了。」
  填充的快感迅速爬满我的全身,只剩下不停的呻吟了,让十哥痛痛快快的干
我的小穴,我甚至连叫嚣的力气都没有了,这一次十哥彻底的主导了一切。我被
他操弄的气喘连连,任他宰割。
  「我的宝贝儿,竟然虚脱成这样?」十哥欺压完我,还不忘羞辱。
  我彻底无力的躺在床上,小穴里混合的浊液顺着大腿不住往下流,气力不足
的喃喃语道:「我以后……再也不玩……这个了!」
  十哥抚摸着我的面颊,「兰儿,天气寒冷,你体力阴气又重,长时间得不到
满足,很容易失禁虚脱,这也是为什么每次只要你想要,哥哥就给你的原因。不
要以为哥哥不爱你,还生哥哥的气。」
  十哥站起身,出去接了一盆温泉的热水,浸湿了汗巾为我擦拭身体,随后又
换了一张床单,为我穿上睡衣,才安顿我躺下。十哥自己也擦拭了一遍身子,穿
上衣服,才钻进被窝。
  十哥抚摸我的头发,「兰儿,好好睡吧,今天把你累坏了吧!」我点点头,
十哥轻笑着,「睡吧!」
  我揽住十哥的腰际,「十哥为什么以前做两三次都不累,可今天做一次怎么
就这么累?」「以前做五六次,是因为你的身体得到了阳精的滋补,再配上你旺
盛的九阴真气,就是被哥哥连续干上六十次都不会累。」
  「哦,那下次十哥你就先射吧。」十哥使劲的掐着我的小脸,「小东西,你
以为十哥的阳精是水呢?睡吧!」
  次日,我跟十哥进宫了,去找婀娜,皇宫还是老样子,除了比敬王府大些,
人多些。
  碧青陪着婀娜在御花园里闲逛,婀娜的脸色明显有些憔悴,我远远的望见她,
就大喊:「婀娜,听说你可以去草原了!」
  「兰溪,你要想去你去。」
  「我娘不让我去,因为我要结婚了。」我们两个人隔了二十丈的小湖对喊。
  「小妮子,听说你要嫁给你十哥,真的假的?」「当然是真的,父王安排的。」
那边婀娜哈哈大笑起来,「小妮子,竟然嫁给自己亲哥,你羞不羞?」「羞能这
么样?父母之命吗?」「那也是啊!」「嫁就嫁呗,天黑也看不见,什么男人不
都一样。」
  园子里路过的妃子、宫女都偷偷的笑,「婀娜,我听说蒙古的爷们都能强壮,
你可别给我们丢人啊!玩死他们,我送给你几本心法和秘经,一定要蒙古大汗下
不来床。」十哥跟在后面已经被弄的无地自容,可婀娜却远远的接道:「兰溪,
你个小贱人,有好东西为什么不早拿出来?」「你又没男人,我拿给你,你不是
要欲火中烧?」「你是不是每天都跟你十哥鬼混?」「反正我们也要成亲了,怕
什么?要不是你爹和我爹怕我们受欺负,我们不是早嫁人了?」
  十哥终于受不了了,拉住我,「兰儿,你们就不能小点声说这事?」
  我对着婀娜喊道:「婀娜,我十哥不让我跟你说。」
  十哥这次使劲的将我拽过来,「我的天啊!你别喊了。」
  「天气不错,在花园里散散步真不错。」皇帝叔叔的声音,而且就在我后面,
我回头一瞧,天啊!父王,三伯父,七叔,十二叔,还有太子哥哥及诸皇子,里
面还有五哥、七哥,还有一个人穿着蒙古服饰,高大黑脸的中年人,是使节。
  皇帝叔叔明显是听见我们的喊声,脸上止不住笑意,父王的脸都已经青了,
十哥连忙拉着我上前施礼,「叩见皇帝叔叔!」「
  免礼,免礼!「皇帝笑的嘴都合不上了,使节板着脸不好笑出声,但看样子
也是憋坏了。
  皇帝叔叔笑意浓浓的对着我招呼道:「兰溪,什么时候来的?」
  「禀告叔叔,兰儿刚到,陪婀娜姐姐说说话,远嫁蒙古,毕竟路途遥远,希
望姐姐对蒙古有个美好的希望,不是更好。广阔的草原上骏马飞驰,强健雄姿,
气度非凡的蒙古大汉,挽着婀娜姐姐的手,仰望鹰击长空的壮志雄浑,那是多美
妙的景象,两国的友谊世世代代,同享苍生之美。」我发现我什么时候会说话了!
  皇帝叔叔竟击掌道:「说的好,特别是那句同享苍生之美。」蒙古使节也满
意的点点头,连刚才还青着脸的父王都化开了不满。我终于死里逃生。
  「叔叔,兰儿不打扰你们的雅兴了,先行告退。」我见好就收啊!
  「你跟子恂去吧!」皇帝叔叔也知道我说说话就下道,也不敢多留。
  我转身要逃,没料到蒙古使节却叫住了我,「小公主,请等一等。」十哥连
忙介绍道:「兰儿,这是蒙古国的蒙托可汗,大汗的兄长。」我连忙施礼,「兰
溪拜见可汗。」可汗满意的点点头,道:「公主,可想嫁到我们蒙古去?」我微
微一笑,「当然想了,可是父王已经为我定了婚事。」我连忙拉过十哥,「这位
就是我的未婚夫,可惜兰儿只能与草原无缘了,只能眼巴巴的羡慕婀娜姐姐了。」
  「真的可惜啊!」蒙托可汗一脸的无奈。
  待皇帝叔叔走远了,我不禁叹道:「婀娜不过是政治的牺牲品。」十哥挽住
我的肩膀,「兰儿,这不是我们该管的事情。」
  我其实早就应该想到了,远嫁,是父王保护了我,虽然我嫁给自己的亲哥哥
有些丢人显眼,不着伦理,可是父王在短的时间里,去哪里找个合适的人选来替
我遮挡,作为宗室女我们要随时为国家奉献婚姻的幸福。
  第048章我的毒药,纯阳男
  我和十哥向宫外走,在御花园的边上,我突然停了,十哥不解的拉着我,问
道:「兰儿,怎么了?」
  我双腿一软,扑通跪倒在地上,十哥急忙抱起我,「兰儿,兰儿。」我指着
前面的一个石山,「十哥,前面石山过来一个男人。」十哥顺着我手指望去,
「没有人。」「不,他过来了,越来越近了。」一个男子绕过石山站在了我们面
前。
  他压着语调,却依然的铿锵有力,赤胆雄浑,不紧不慢的说道:「你怎么知
道我在前面?」
  十哥望着来人,不禁叫道:「裴英琦。」
  我倒在地上,面色苍白,「十哥,兰儿好难受。」
  男子向我走了过来,我抬起朦胧双眼,望向他,刚毅挺拔的身躯,散发着死
人堆里的肃杀之气,每走近我一步,感觉面对的不是我,而且千军万马。大气凛
然,视死如归,这个男人身上强烈的阳刚之气,压的我根本喘不上气。
  他看清了我们,不禁倒吸了一口气,「十殿下。」
  男子俯下身子望向倒在地上、神志不清的我,眉头紧蹙在一起,十哥抱起我,
摇晃着,「兰儿,兰儿。」
  我挣脱开十哥,向裴英琦扑去。喘着粗气,死死抱住他的脖子,「我……就
不信,会输给你。」
  身子越来越虚,我竟然处在半昏迷状态,喃喃的叫道:「十哥,我好像看见
了金戈铁马,哪里都是血,都是死人。」体内的气血翻腾,我口中一腥,一口鲜
血就吐了出来,倒在了这个陌生男人的怀里。
  醒来时,竟然还在男子的怀里,他的脸颊就如刀刻一般的棱角分明,两道剑
眉,双目如炬,高耸的鼻梁,唇红齿白,英气咄咄,气宇非凡。
  他见我醒来,将我递回十哥的怀里,清冷的说道:「十殿下,你妹妹醒了。」
  他站起身来,就要离开,我立即叫住他,「不要走。」
  我费力的向他走的方向爬去,眼前无数的星星在闪烁,随时都要晕厥过去,
「你不要走,兰儿不让你走。我要你,你跟我回王府。」
  没爬两步,我又跌倒在地上,提不起一点的气力。十哥连忙又抱起我,叫道:
「兰儿,不要再动气了!」
  我点点头,指着男子,无力说道:「我要你,我要你来操兰儿的小穴,好不
好?」
  男子愣住了,眉头紧蹙在一起,说不出的气愤。
  十哥震惊,「兰儿,不要乱说。」
  我的头好晕,迷迷糊糊,无力的喘着粗气,指着男子,对着十哥委屈的叫道:
「兰儿没胡说,兰儿没胡说,兰儿好想让他操我,真的,十哥,兰儿好想要他。」
  「胡说什么?」男子震怒,发疯似的对着我吼道。
  我倒在十哥的怀里,并不在意他的火气,「我是六王府的兰溪公主,我不管
你是谁,就是天上的月亮,我也要拿下来啃上几口。我在问你一遍,跟不跟我回
王府?兰儿小穴湿湿的等着你!」
  「混蛋!」男子咒骂了一句,甩袖而走。背影高大的气魄,只有在战场历练
过的男人才有的伟岸的身姿。裴英奇,你就是月亮都要把你当月饼吃了。
  我闭上眼睛,倒在了十哥的身上。
  男子身上的阳刚之气,将我体内的九阴真气,震慑到了一起。十哥抱着我返
回六王府,距离男子越来越远,体内的真气才敢慢慢的流动起来。回到怡春园,
十哥将我泡到温泉里,柔和的滋养真气。
  泡到了晚上,我才慢慢的恢复过来。
  「十哥,他是什么人?」我才想起探问他的身份。
  「他叫裴英琦,将军府的三公子,十四岁就开始跟着父帅驰骋疆场,八年间,
所获军功无数,将蒙古帝国逼迫的用求亲来换取和平。他是皇朝年轻一代最骁勇
善战的大将。」
  十哥随后苦笑了一下,「兰儿,父王本来打算就让你嫁给他,可因为他长年
在外,父王担心会冷落了你,才放弃了。没想到你们还是遇上了,而且你竟然能
在他身上感受到嗜血的战场。连他都感觉到惊奇万分,对你产生了好感。可你为
什么还要说后面的话呢?」
  「让他操兰儿的小穴不是对他莫大的殊荣,难道他这个还不满意?」我立即
反驳十哥,不过脸上还是涌上一抹绯红,夹紧双腿。好想要那个男人,从来也没
有过的感觉。
  「兰儿,你怎么能随随便便说这种话?」十哥已经被我逼的无奈了,「我没
有随便说,我真的是很……」我抬头望向十哥,「十哥,你生气了吧?」十哥在
雾气弥漫的温泉水中,看不出表情,但十哥平稳的心跳,还是可以感受到他心情
的低冷。
  「兰儿,十哥知道每天晚上都喂不饱你,你总是想要更多,来平衡身体的寒
气。兰儿,你要记得,十哥是你的夫君,你不要背叛十哥,好吗?」热呼呼的温
泉中,我抱住十哥,「十哥,兰儿也不想这样,可兰儿管不住自己的身子。」
  「我知道,一到冬天你身上的寒毒就会发作。」十哥说我知道的时候,那种
心痛,让我都忍不住痛哭起来,「十哥,兰儿不要他了,兰儿只要十哥。」
  我们哭着在温泉里慢慢的交融在一起,与十一哥的爱如同燃烧的烈火,十哥
对我的爱就是丝丝细流,他滋润着我,无私的爱着我,他不计我与十一哥那生离
死别的爱恋,而又重新将我揽在怀里,爱的痛又缠绵。
  不再去看九哥,但每天还是派追风给九哥送些吃的,九哥觉得冷竟然跟追风
要了被褥,还要了一把剑,一副棋,他彻底要在水牢过日子了。
  我每天都会进宫,就蹲在那天见到裴英琦的石山边,等着他再出现一次。我
现在都怀疑我那时的智商,怎么就认准了一个地方,怎么就不知道去将军府呢?
  守株待兔,是不是就是说的我这种傻逼?
  我早上进宫一直等到晚上日落西山,一连数日,我都没有再见到他。
             第049章父王出手
  我的怪异举动,不知道是谁报告给了父王,父王将我叫到了书房,说道:
「兰儿,你十哥都跟我说了。」
  十哥?十哥怎么能来说这种事?
  「父王!」我想跟父王解释清楚,「父王,我只是想再见见他。」我不想十
哥伤心。他的心,已经被我伤透了。
  「父王带你去将军府。」父王直言不讳的说道。
  「我不去,十哥说那人讨厌兰儿了。」我委屈的说道。
  父王叹了一口气,道:「兰儿,如果你喜欢他,父王就帮你把他抓来。但是
时间不多了,如果你现在不下定决心,皇帝就要将碧青下嫁给他。」
  「什么?碧青那死丫头用石头砸我的头,凭什么嫁给他?」一听碧青那个丫
头参与进来了,我怎么能罢休,「父王,你现在就把他给我抓来,皇帝要是下旨
了,我就没有机会了。」我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好,父王现在就去。」父王站起身,我却拉住父王,「父王,天已经黑了。」
父王飘然一笑,「天黑能怎么样?就是将军府的人都睡了,我也把他们叫醒。」
  「父王,你年轻的时候抢女人是不是就是这样?」我小心的问道。
  父王大笑起来,「可没有这么积极!」
  父王去了,半夜三更的去将军府抓人。
  父王做事雷厉风行,直接把将军府围住了,将军府当家人裴元庆竟然笑呵呵
的迎了出来,「六王爷,深夜到访有何贵干?」父王在府中左看看右看看,神情
盎然,「没事,来窜窜门。」
  「六王爷窜门,也不用带这么多人啊!让我不禁想起三十年前,六王爷也是
这么来窜门的,结果我就少了一个姐姐。我不知道这次我们裴家要少哪个?」父
王在夜色中大笑起来,「小舅子,你姐姐可过的好好的,我可从来没亏待过他。」
三哥的娘就是将军府的,可因为父王当年的强来,将军府内心一直憋着一个结。
  裴元庆跟在父王的身后,裴家的人见府外灯火乱窜都聚了出来,有几个小孩
子不知何事吓的哭起来。父王走进将军府的大厅,突然一个年轻男子站了出来,
对着父王义正言辞道:「六王爷,我们裴家为皇朝鞠躬尽瘁,你不明不白就来围
府,想至我们斐家于何地?」
  父王不用礼让,直接坐在了将军府的正位,满条斯文的喝了一口茶,看着男
子,笑道:「英琦,我是来抓人,你猜猜我来抓谁?」
  裴英琦一听来抓人,立即想起了我那日说,就是天上的月亮,也要拿下来啃
上几口。
  裴元庆也陪着父王坐下,笑道:「王爷,我们斐家可没有适龄的女孩让你抓!」
  「我不抓女孩,我这次抓男的。」父王对着裴元庆嘻嘻一笑,惹的他心中一
惊,「这……」然后抬头望向裴英琦。
  裴英琦气的全身都发抖,指着父王厉声喝道:「你们六王府也太欺人太甚了。」
  父王处之泰然,又啄了一口清茶,「英琦,你应该明白本王的意思,而且你
也见过兰溪了,兰溪这几天可一直在御花园的石山等你,要不是听说皇帝要将碧
青下嫁给你,也不会让我先来。」
  「我就算死,也不会去你们六王府的。」裴英琦从牙缝里狠狠的挤出了这句
话。
  父王转头望向裴元庆,笑道:「小舅子,你想想是现在让我将英琦带走,还
是让大军进来,任我抓回去,伤了你们家的老小,我可不管。」
  此时裴元庆心里在盘算:是得罪六王爷好还是得罪皇帝好呢?皇帝和六王爷
一母同胞,皇帝的军事政事都是依靠六王爷,而且皇帝还没有跟我提起下嫁的事
情,我也可以就当不知道。可是裴英琦的性格刚毅,怎么能接受这么直接的方式?
  裴元庆叹了一口气,道:「六王爷,裴英琦这孩子也大了,我觉得他应该有
自己的想法。」父王心里不禁笑道:这家伙,这么多年也学乖了,不像三十多年
前,要死要活的要将她姐姐抢回来。
  父王站起身,似笑非笑的说道:「元庆,你的意思就是让英琦自己决定了?」
裴元庆也站起身,意味深长的望了裴英琦一眼,道:「是!」裴英琦一听父亲说
「是。」哪里不明白是父亲抛弃他了,连忙叫道:「父亲。」裴元庆这次直接摆
摆手,「自己决定,跟我无关。」裴元庆推得是一干二净。
  父王拍了拍裴英琦的肩膀,道:「英琦,那天兰儿说话有些过了,你不要见
怪,而且你也看见了……」父王故意省略了那天的过程,可裴英琦的脑海里却闪
动着那天一个一个的镜头,「英琦,兰儿不知道什么是爱?她只认为两个人能那
么做就是爱?」裴英琦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后来他跟我说,如果那天只有前
半段可能他就早早的爱上了我,可是偏偏出现了后半段,他高傲的尊严被我无情
的践踏了。
  生活啊!痛痛才更健康。
  「我已经说了,就算死,也不会去六王府。」裴英琦千军万马厮杀都没有怕
过,他怎么能那么容易妥协?
  父王耸耸肩,不屑的说道:「那好吧!我就带着你的尸体回王府。」
  父王扫了一眼裴元庆,他竟然事不关己的坐在那里喝茶。裴英琦还以为父王
要派人抓他,心中想:战场上成千上百的敌军都不怕,难道还怕了几个护卫?可
他万万没有料到,父王的身手用找人吗?父王一个转身,点在了裴英琦的昏穴上,
拍拍手,「小舅子,告辞了,不用送了。」王府的护卫接过昏迷的裴英琦出了将
军府。
  裴元庆见父王走了,长舒了一口气,裴夫人从后室走了出来,对着他言道:
「老爷,琦儿就这么让六王爷带走了?
  「那你说我怎么办?前几天老三回来脸色不好,然后就去后面练功场,将所
有能毁坏的东西都毁坏了,我就觉得不好。后来听说是遇见六王府的十殿下和十
三公主,我就觉得要坏,忐忑不安的过了几天,没想到这敬王爷真的来了。」
          第050章英琦终于上了我的床H
  裴夫人听夫君如此说,叹了一口气,「去年敬王爷就说要给十三公主招驸马,
我就捏了一把汗,京城王叔贵族这么多,可娶谁家的姑娘,也不能娶敬王府的十
三公主,听说胎里带病,受极了敬王爷的宠,要月亮不给星星的主,这琦儿一去,
你说这可这么办啊!」裴夫人竟然掉起泪来。
  我是魔头吗?吓成这样。
  「哭什么,被敬王爷抓走,不是跟皇帝招亲一样,都是要娶公主,听说那碧
青公主比兰溪公主强不了多少,打架都是刀的。」
  天地良心,碧青就用石头,什么时候动刀了?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越
传越黑。
  「我这不是担心他吗?他娘死的早,脾气又倔。」裴夫人又摸起泪来。
  「不要哭了,琦儿死不了啊,过几天就送回来了。」当年俺爹抢三娘的时候
就是这样,先上车后补票,人家毕竟是名门,需要一个过程。说实话,俺爹确实
比俺强,补票补的顺顺利利,可我补票补的是天翻地覆。
  算了,裴英琦家的事就不说了,就说裴英琦进了敬王府吧!
  父王将裴英琦丢在我的床上,十哥看到裴英琦就远远的避开了,我追过去,
求道:「十哥,兰儿不要他了,十哥你不要生气。」十哥苦笑一下,「十哥没生
气。」但十哥的落寞的表情明显是在不高兴。父王见了,没说什么,就带着人走
了。
  我「噗通」倒在了地上,十哥连忙抱起我,「十哥,他醒了。」十哥抱起我
进了帘帐,裴英琦两只眼睛恶狠狠的看着我们,我长喘了一口气,麻利的爬到床
上,说道:「十哥,今天他的怒气遮盖了纯阳之气,不像那天那么难受了。」
「那就好。」十哥说的平平淡淡,可我却有些过意不去。
  烛光下,十哥望着裴英琦怒火中烧的眼睛,「裴英琦表哥得罪了。」父王封
了裴英琦的穴道,他不能动,要么早过来挠我们俩了,十哥解开裴英琦的腰带,
裴英琦既羞且怒,叫道:「你们要干什么?」
  十哥没有回答,裴英琦想摇开肩膀,然而动弹不得,心中又急又气,只能骂
道:「混蛋,别碰我!」不过十哥脱衣服的速度很快,三下五除二,裴英琦就剩
下亵裤了。
  十哥低头亲吻了一下我的唇,「兰儿,十哥在隔壁,有事叫我。」他转身落
寞的离开了。我望着他的背影,又望着躺在床上对我怒目而视的裴英琦,我爬了
过去,抓住他粗糙的大手,说道:「我真的很喜欢你,不要生气好吗?」
  裴英琦怒道:「这么对你,你能不生气吗?」
  「如果你这么对我,我就不生气。」我抚摸着他英俊的面颊,亲吻上他的双
唇,他心中的怒火难以控制,「混蛋,不要碰我。」
  裴英琦惊慌地想要闪避,但无济于事,唇上一阵热气,紧跟着一条小舌闯进
了口中,毫不客气地纠缠他。他想咬我,可是他又放弃了,他的舌头在我带动下,
有些僵硬。我卖力的吻他,双手在他光滑的身上慢慢的揉动,我想去摸他的肉棒,
可是我知道,这样他会觉得更加的失去尊严。我强忍着已经湿透的下身,不知道
吻了多久,分开双唇时,他竟然失了神,紧闭着的双眼流下两行泪水。
  我去舔舐泪水,「乖,不要哭。」他竟然哭起来,声音哽咽,「你杀了我吧!」
我望着他不敢在动,长久才悠悠的说道:「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在战场上,
你都不怕死,为什么要在兰儿这里求死?」「士可杀,不可辱。」他喘着粗气狠
狠的说道。
  「我没有想侮辱你,但如果你这么想,我也不能反对。我们可以玩一个游戏,
如果你的肉棒,自己挺立起来,就是你自愿的,如果它还是软软的,我就放你回
家。怎么样?」
  他睁开眼睛看着我。说实话,我遇到的男子里,最不通世事的就是这位了,
就是一根青萝卜,青的要死,嫩的要死。
  「好。」多么嫩的男人啊!上苍啊,你还是先杀了我吧!
  我褪去衣物,故意留下一个小肚兜,书上说这样会更加激起男人的遐想,我
抓起他的手,隔着小肚兜揉捏着酥胸。他闭上眼睛,不说话,我又吻上他的唇,
勾引着他宽大的舌头,坚挺着酥胸在他健壮的胸膛上摩挲,「琦哥哥,兰儿是真
的喜欢你,你不要抵抗兰儿好吗?」攻心为上。我拉着他的手伸到肚兜里,让他
宽大的手掌托起软胸,「琦哥哥,兰儿的酥胸是不是好软?」我将裴英琦的另一
只手伸到胯下,让他自己去感受。当他自己触摸到渐渐肿胀起来的肉棒,心颤抖
起来。
  「琦哥哥睁开眼睛,好吗?」我已经拽去了肚兜,雪白的双峰仿佛放上了两
颗红枣。他扫了一眼,又闭上双眼,他胆怯,不敢看,我拽着他的手,从胸前慢
慢的向下划去,青萝卜渐渐的已经挺立起来。手掌停在了夹缝处,我拉着他搓弄
着涨大的阴唇,淫水浸湿他的手指,我伏在他的身上,下面的水越来越多,难耐
的喘着粗气。
  「琦哥哥,兰儿淫水已经止不住,你想不想操兰儿的小穴?兰儿的小穴又热
又湿又紧,一定会让琦哥哥舒服的。」我拉着他的手指插进张开的小穴,一只手
指太细,小穴不满意起来,都懒的收紧,我只得塞进了三根手指,小穴才开始涌
动,「琦哥哥,兰儿的小穴等着你的大肉棒。琦哥哥,琦哥哥。」口中的律液都
滴到了他的脸上。
  他依旧闭着眼睛,看不见一点的淫欲。真不愧是带着纯阳之气的男人。
  我舔舐滴在他脸颊上的律液,又吻上他的唇,这一次他的舌尖竟然开始动起
来,慢慢竟然滑入了我的口中,我肆无忌惮的吸允起他口中的律液,宛如在舔舐
他的肉棒,「琦哥哥,兰儿喜欢你了,你喜欢兰儿吗?」


相关链接:

上一篇:【晓风残月】6 下一篇:【晓风残月】4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